PS鏁欑▼

墨西哥 墨西哥城 美签 旅行社

PS鏁欑▼
查看: 397|回复: 0

墨西哥2018选情观察及对中墨关系的影响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42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21:42
  • 签到天数: 119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03-19 22:23: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8年,拉美大选扎堆,政坛骚动,风起云涌,将有包括域内大国巴西和墨西哥在内的6国总统换届。无疑,地区政治版图必将重组,拉美民生也将巨变。而墨西哥则将迎来史无前例的罕见选况:总统和国会(参众两院)、首都市长和其他8个州长和数百个市长及地方议会等共3千多个公职的竞选将展开激烈角逐。说“罕见”,是因为两个从未有过的亮点:一是无党派“独立人士”Candidato independiente(理论上的“普通公民”)首次参选包括总统在内的任何公职;二是联邦和地方议员及市长等公职可首次竞选连任。种种迹象表明,今年恐怕不只是简单的政权更迭,而将是势不可挡的历史性大转折:山雨欲来,狂风骤起!反了,反了,墨西哥这是要变天的节奏!



    在全球排名榜上,墨西哥拥有排在世界第11位的1.2亿人口,第14位的近197万平方米公里国土,第14位的超过万亿美元的经济总量,以及第4位的生物多元化,还有与美帝3千多公里的陆地边界,等等,体量如此之大,资源如此丰富,地缘如此优厚,可独立后200多年,却一直受“拉美现象”的桎梏(无力从发展中国家跨越到发达国家行列),不仅经济几乎停止不前(连年勉强2%增长率,很大程度上靠吃老本,靠出售不可再生的资源,自主制造业和独立科技创新乏善可陈),而且,内政危机四伏,各级政府腐败透顶,公共安全每况愈下,有组织犯罪日益猖狂,贫富差距明显,社会严重割裂… 在全球一体化的进程中,作为“拉美之首”,墨西哥正逐渐被明显边缘化。所以,全国弥漫着对现行体制的极度不满,对权贵利益阶层的愤慨Enojo,民众思变心切。咋变?用选票发声!用选票革命!
    第一大党“革命制度党”PRI执政80多年,劣迹斑斑,腐败严重,积重难返,民众深恶痛绝,被学术界讽刺为“民主独裁”。最近几年,已有超过20多位PRI党的前州长们因腐败入狱,或被通缉,或面临司法纠纷。经过近百年的经营,尽管PRI党社会基础牢固,组织结构坚实,但一如2000年选情重演,PRI党风雨飘摇,执政前景摇摇欲坠,被逼抬出“非党员”何塞·安东尼奥·米德(Jose Antonio Meade)参选。


    何塞·安东尼奥·米德(Jose Antonio Meade)

    试图以崭新面孔维系总统宝座。的确,米德先后在两届不同政见的联邦政府担任财政部长、社会发展部长和外交部长等职,被视为无党派的政治高手,但由PRI党推举参选,怎么也免不了对建制派抱有成见的选民们的莫名反感。而且,他当部长时为PRI党籍州长们挪用公款等丑闻不断曝光(公民米德原来也并不干净)。

    华侨界关注的前内政部长米格尔·安赫尔·奥索里奥·仲(Miguel ángel Osorio Chong)被PRI党在无奈中“抛弃”而不能参选。其实,平心静气地理智分析,PRI党在目前情势下,推出任何一位党内人物,败选几无悬念(不是因为仲哥无能,而是民众普遍厌恶腐败到骨子里早已无可救药的PRI党和它所代表的体制精英集团)。没辙,全PRI党上下只得顾全大局,另辟蹊径。却不想,非常规出牌,折衷推出的米德也被媒体不断诟病,进退维谷。

    国会候选人,PRI党这次亮出的都是纯一流的重量级人物,比如仲哥和一些部长将进参议院,还有前州长和前国会议员等政治精英也将做出选事安排。看起来,PRI党的战略是,就算实在保不住总统宝座,也要拿下国会多数(甚至绝对多数)席位,以强力制约新总统。至于地方公职,PRI党“政治人才”荟萃,候选人一个比一个牛逼,但也一个比一个腐败。

    第二大政党,即中右翼属性的“国家行动党”PAN,年仅39岁的“孩童”(El Niño)里卡多·阿纳亚·科尔特斯(Ricardo Anaya Cortes)辞去党主席职务,几经周折,与传统左翼“民主革命党”PRD和“公民运动党”Movimiento Ciudadano结成怪异联盟“墨西哥公民阵线”Frente Ciudadano Por Mexico,向绿白红三色总统绶带发起冲刺。



    里卡多·阿纳亚·科尔特斯(Ricardo Anaya Cortes)

    这位出生克雷塔罗州Queretaro的政治新秀,操一口纯正的英语和法语,思维敏捷,政见特别。例如,他承诺当选总统后,只要是墨西哥人,无论社会地位高低,有无工作,均按月按人头分发定额现金。墨西哥这不是要变成高福利国家了?他一再攻击PRI当政的腐败现象,发誓根除腐败。必须提一笔: Anaya任党主席前,全国32个州级行政区划中PAN党只有5个州长,而Anaya执掌党舵后,PAN党现在已统治12个州了!足见其政治手腕之高明,全国几乎一半的国土都从红色(PRI党色)变成了蓝色(PAN党色)。但党内分裂严重:墨国史上仅有的两位PAN党前总统福克斯Fox和卡尔德龙 Calderon都不支持Anaya,更麻烦的是元老级党魁迭戈(Jefe Diego)竟然公开宣称政敌AMLO历经磨砺,现已强大到坚不可摧。言下之意,孩童Anaya很悬!节骨眼上,因党内利益分摊不公,Calderon的老婆马加丽塔·萨瓦拉(Margarita Zavala)明知胜算微渺却临阵脱党,以独立人身份参选(但支持率却很低);更可笑的是PAN党籍国会议员哈维尔·洛萨诺(Javier Lozano)和加布里埃拉·奎瓦斯(Gabriela Cuevas)等一众大鳄纷纷效仿,叛逃敌营,前者投靠了PRI,后者认MORENA当了干爹,分走宝贵人气选票,严重影响PAN党的竞争力,或许,这次,真的就会因这流失的5、6个百分点选票而葬送了PAN党。Anaya能否稳住暂时排名第二的民调并后起赶超最大的对手AMLO?值得期待,值得寻味。

    至于国会议员和地方公职候选人,因为PAN党与PRD和MC两党结盟,三家合力推出的人选也蛮闪眼,什么前总统候选人Josefina Vazquez Mota啦,现任Puebla州长的儿子Gali啦,PRD党前主席Jesus Zambrano啦,墨西哥州EdoMex前州长候选人Juan Zepeda啦,还有首都现任市长Miguel Angel Mancera啦啦啦… 一众政界名流。翻来覆去,操纵国家机器的,不外乎就是这些“政治领袖”,他们的家族和他们的利益集团,恐怕与普通民众了无太大的关联。什么PAN党,什么PRI党,什么PRD党… 在民众眼里,都别无二致。
    第三大党,谈点颇多,而笔者又是忠实而顽固的左翼异见分子,所以,不得不多泼些笔墨。


    安德烈斯·马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

    建党不足7年的新型极端左翼“国家复兴运动党”MORENA候选人安德烈斯·马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AMLO自从被挤出PRD后另立山头,人气呼啦啦一直地旺盛,尤其受无产阶级弱势群体看好,PRI和PAN执政不力,国民普遍失望,AMLO借机进行煽情,十几年都不间断,俨然已经胜券在握。但社会上层和企业界却很担心该党把墨变成第二个委内瑞拉(每年美洲左翼大会,都是AMLO派员出席),尽管AMLO民调支持率大大高于前两位候选人,但胜算还并非铁板钉钉。一直以来,舆论普遍担心他是“墨西哥的危险”El Peligro de México。这位“墨式川普”话不颠覆不出口,语不惊人誓不休,三度竞选总统,扬言要彻底改变国家政治经济秩序(打到反动政府,摧毁旧社会,建设新墨国),竞选噱头可谓奇特怪异,这里仅捋几条桥段,盘点几番政见,读者也可以自己品味(很多言论,似曾相识):
    首先,AMLO跟Anaya一样,扬言要根除腐败。这可不太现实。腐败早已是构成墨西哥民族文化的一个重要元素,不是哪位大救星弥赛亚(Mesias)一朝一夕就能彻底解决的。直白地讲,墨西哥哪位州长不贪?哪位议员不腐?哪位市长不黑?其次,他要赦免毒枭,赦免因腐败入狱的原全国教师工会SNTE主席埃尔巴·埃斯特尔·科尔迪略(Elba Esther Gordillo)和因挪用公款而逃亡加拿大避难的原全国矿业工会主席拿破莱昂·戈麦斯·乌鲁提亚)Napoleon Gomez Urrutia),甚至,赦免原韦拉克鲁斯州Veracruz巨贪州长哈维尔·杜阿尔特(Javier Duarte)等等一干臭美远扬的败类(网民戏谑,建议AMLO赦免世界头号毒枭,精通种植罂粟和大麻的古斯曼Chapo Guzman,任命他当农业部长),还收破烂,接纳“蹩脚政客”足球大腕夸乌特莫克·布兰科Cuauhtemoc Blanco等人加盟自己的阵营,让人大跌眼镜。那个埃尔巴老师La Maestra曾被美国《福布斯》杂志评为“墨西哥最腐败的10大人物”之一,而四肢发达不谙政道的布兰科从体育界走上仕途,任莫雷洛斯州Morelos州府Cuernavaca市长,政绩平平,民愤沸腾,先后五次更换政党,墙头草摇摆不定,犹如墨西哥式的武夫吕布。这些异动,令人瞠目结舌,真可谓是为达当总统的野心而不择手段,MORENA也因此被媒体调侃为“政治垃圾回收站”(Basurero reciclador politico)。按照AMLO的安排,这些颇具争议的人物,要么入阁,要么进入国会(直选或派额)。AMLO还要与美国直接对抗,死磕到底,重谈或干脆废除北美自由贸易协议,废除现政府社会发展项目,包括全民医保和能源改革方案等。AMLO早早放话,要精简政府结构,分散政府机关,比如,农业部SAGARPA迁往北部边境的SONORA州;通讯运输部SCT搬到中部的San Luis Potosi州;卫生部移居Guerrero州等等,以此来促进国家经济社会均衡发展。他还说,第三次竞选是必赢的决胜局,否则,就滚回“操他妈庄园”教书终老(AMLO把他老家的庄园以国骂La Chingada命名)。言下之意,似乎是说,这次再要落败,决不像前两次那样,煽动选民游行占街了。民众看好AMLO的原因很多,除了求变心切,而高举民粹主义Populismo大旗的AMLO表现出格外接地气的亲民形象,着实受底层选民拥戴,寄予厚望。这老头自称花了十几年的时间,微服出行,深入乡村,探访民意,把全国所有的2,700多个市都跑完了。他不论到哪里都非常随和,不带保镖,不坐豪车,与民众打成一片。他声称,一旦当选,就卖掉总统专机,拆除松林别墅(退宫还林),在首都中心广场的国民宫起居办公。他提前公布部分内阁人选,男女比例1:1,摆到桌面,不遮不掩,任由民众品头论足。像内政部长的人选奥尔加·桑切斯·科尔德洛女士(Olga Sanchez Cordero)曾是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市长或议员,往往被人讥讽为“寄生虫”,口碑极差,相反,主持公道正义的公证员和法官则相对更受尊重些)。

    当然,华侨界则更期待AMLO的得力干将,现任首都Cuauhtemoc区长的里卡多·蒙雷亚尔(Ricardo Monreal)能在行政部门掌握实权,因为这位老兄特别亲华,与旅墨华侨界关系非常融洽。值得一提的是,几届联邦政府(“权力黑手党”Mafia del Poder)动用强大的国家机器对AMLO进行公开或暗中调查,未发现他本人的腐败行为(尽管他曾重用过腐败属下,尽管左派里“父母穷,子女富”的现象也很普遍)。不管政府如何威胁说AMLO通共(通委通俄,干预竞选),也不管媒体如何把他描绘成恶魔,民众反而更加逆反地支持左翼。不过,选民不该忘记:2005年,在AMLO担任墨西哥城市长时曾藐视法庭,拒绝执行法院判决(当时他在郊区建一座便民医院,但在为此修路时,强行征用民间土地,被告上法庭而败诉,Fox总统怂恿国会弹劾免去其市长职务,这在墨西哥的历史上也实属罕见)。AMLO骨子里独裁思维和对法律的不屑一顾可见一斑;他还说过“让国家机构都见鬼去吧”,不管他当时出此狂言的语境如何,其极左偏激思维,以及,或多或少的强权人治理念也是暴露无遗。
    总之,凡是现政府推崇的或倡导的,AMLO都要推翻,凡是现行的规则和政策,他都要摧毁!民众明知AMLO利用贫穷做文章,利用国民对现政府强烈的厌恶情绪做宣传,也知道左翼政客们并好不到哪里去,也一样会贪腐,而且,AMLO不知不觉也正悄悄地构建他自己旗下的“权力黑手党”,但眼下,屁民们实在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因此,AMLO诡异的支持率居高不下,甚至,其他候选人和媒体都被AMLO牵着鼻子在走,每每绕着他提出的话题而团团转,而且,他还总是逆行,总是异常出牌,这让研究墨西哥政治文化的学者们着实难以解读。

    其他党派和独立竞选人的政见都一样大同小异,陈词滥调,苍白无力(每六年都翻出来秀一秀,毫无新意)。这样,总统人选基本形成“三角鼎立”局面。最近,媒体和社交圈蜂拥而上,各出奇招,调侃各位候选人的言行,还出专栏编段子,模仿搞笑,不亦乐乎。推介大家关注Televisa原创的搞笑小品系列《执政的特权》El Privilegio de Mandar,还有TV Azteca每周播送的《坎肩之袖》Las Mangas del Chaleco,堪比中国央视经典的小品节目。正式竞选这才刚拉开序幕,政坛就已充斥怼骂、丑闻、背叛、阴谋和交易。以笔者的观察,尽管褒贬参半,功过相当,风险潜在,不出意外,AMLO今次当选总统,应无太大的悬念,不确定性似乎比前两次要低得多(大概率吧,应该说是PRI和PAN帮了AMLO的忙:你们越是攻击打压AMLO,民众反而更莫名地拥护他)。不过,分析家也坦言,AMLO早已是全国家喻户晓的政客,能掌控的票仓似乎都已牢牢在握,以目前30%左右的支持率(高于对手5%-10%的优势)暂时领先,但上升空间却已基本封顶,而且社会精英和企业领袖都是AMLO的死对头,这里还有大量选票并未确定投给谁呢。大家都还记得那句典型的揶揄俗语吗?“你不欺诈,你就不会发达”(El que no tranza, no avanza)。为争权,为夺利,当权者和各利益集团还会耍出啥子花样?某些外国会不会暗中插手?一定还会好戏连台。至于PAN党候选人,民调一路缓缓攀升(一些摇摆中间选民慢慢倾向年轻有为的Anaya),而PRI党则“起不来”(no se levanta)暂屈居第三。也有部分民调显示二者排位交替,忽前忽后。有人直言,PRI如果不赶紧换人,就真的该告别松林别墅了。那么,剩余70%的选票中,有多少会分别流向PAN党和PRI党候选人呢?关键时刻,某位独立候选人会不会临时放弃参选而带领自己的粉丝选边站?变数扑簌迷离,悬念依旧在,补料还在后头。可笑的是,老墨搞统一战线不太在行,格局有限,不然,PRI和PAN果真结成临时战略伙伴,弄出一个实实在在的PRIAN合体来,对付AMLO应是绰绰有余!PRIAN这个词是媒体发明的,大意是说,这两个政党同出一辙,都TMD一个德行,一般黑,选民都给他们机会执政过了,但却都同样让国民失望。
    离大选投票还有4个多月,各主要候选人还将举办三场官方正式的公开辩论,分别展示各自竞选纲领和执政理念。AMLO前两次失策拒绝参加,吃了大亏,这次可不能再搞另类了,还得老老实实直面对手,在选民面前展示己见(尤其要记得回答企业界的提问喔)。当然,媒体肯定还会曝光这样或那样的丑闻,各党也会放出这样或那样的幺蛾子。诸如此类,都会影响选民的最终抉择。所以,选票没投,计票未出,法庭未裁,一切还真的难料。尤其是在“墨西哥·魔幻哥”这个“无所不能”的国度(México, Mágico, nada es imposible)。
    旅墨华人数量有限,有投票权的选民更少。不过,笔者仍鼓励华人选民积极参政,在7月1日投上自己庄严的选票。除了总统外,国会628位联邦议员同时换届,首都市长和区长也一并履新。通晓墨西哥民主政治运行规则的同胞都知道:宪政确立了国家的民主政体,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权独立,互相掣肘,“总统提议,国会决议”(El Ejecutivo Propone y el Congreso Dispone)。国会有权弹劾总统。那么,不管谁当选总统,国会议席就一定得形成制衡局面。投票攻略简言之就是,如投某党候选人当总统,比如AMLO,那么,联邦议员就不宜再选MORENA党的候选人了(再说,国家复兴党的联邦议员候选人基本上都是一色的反叛之徒或贪腐标兵,实在无法恭维,难获同情),否则,国会制约不了总统,任他为所欲为,那样,国家民主机制危矣。至于地方性公职,虽然都是地头蛇,属于现管层面,选民则可根据实际政治倾向而抉择,因为,这些官僚对国家内政外交的走向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
    下面,尝试分析一下,选后可能出现的态势和情形。
    若全国选民不足60%按规定有效投票,那么,AMLO当选几无悬念,但如果投票的选民超过60%,那么,选情变数增大。所以,各政党和媒体都鼓励选民走出家门去投票站投票。
    1、如PRI党继续执政,米德势必大刀阔斧修正几十年来PRI的积垢,尤其要强化反腐倡廉,公共安全和社会法制等诸多方面。但是,体制精英不会轻易放弃既得优越,米德的手脚将被严实捆绑,自主作为的空间很小,力度受限,国家难有希望,腐败延续,一潭死水依旧。国际事务方面,对美国也不大可能强硬对立,会继续被川普牵着鼻子,疲于应付。对华政策,估计很难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也将继续保持佩尼亚Peña总统不即不离,不远不近的尴尬局面。




        佩尼亚Peña任内七次会晤习主席,空有一腔爱华热情,枉有两国政治互信,而对老百姓而言鲜有务实举动,摸得着看得见的实惠太少太少, 尽管中方高姿态,高效率,提出系列务实可行建议,尤其是在港口和机场等基础设施和5个经济特区的建设,等等,诸多方面,契合墨国最新战略,配合墨方充分利用中国基建优势,可墨方却总似犹抱琵琶半遮面,羞羞涩涩,犹犹豫豫,跟进力度极弱忒慢,还有中国近几年对墨农副产品让利,大开通绿色通道,可墨方推进同样乏力,眼神念想难离风雨飘摇的美国市场,所谓的市场多元战略仅停留在纸面之上... 扶桑百姓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咱华侨华人也是心头痒痒,恨铁不钢。
    PRI缺少一套行之有效的对华可持续交往长远战略,只能在口头上高喊脱钩美帝,缓慢转向中国和亚洲,实际行动上将难有规模性改观。说它空,说它枉,绝对不冤,那个惊动中南海的克雷塔罗高铁项目的取消就是明证(笔者会另文专侃)。那么,如果PRI延续执政,侨界促进两国交往的层面可能更多要集中在地方和民间了,而文侨们也只好继续文艺下去,继续学术下去,再熬它六年吧。

    2、如PAN党重新上台,对华关系可能更糟糕。反观2000至2012年两届PAN政府,对华几乎断交。隔洋眺望不断崛起的中国,墨西哥就是不知道该如何分享红利。笔者窃以为,PAN党恐华症Chinafobia的根源在于实体企业界的强大压力,党麾下大企业家的话语权过于强大,左右高层决策,往往以自身经济利益为导向,竞争不过中国,就修建一堵无形的隔离墙,把中国投资和中国货物挡在门外(坎昆“中国龙城”流产就是典型案例)。不过,2013年,习近平主席访墨时,Anaya作为时任国会议长,在立法大厦致欢迎辞时,明确表露对中国的热爱,对中国发展的关注。就个人层面而言,如Anaya当选总统,希望他能修补现政府“雷声大雨点小”的怪像,改变PAN党落伍偏见,纠正对华成见,在对华关系上有所突破,有所实质性作为,搞几个像模像样的与两国在地球村的地位相称的双边大项目。
    3、如左翼MORENA首次当选总统,被神格化的AMLO会做出什么举动?难以预测。但相似的意识形态决定他极可能高度亲华,尽管理念上与中国却存在差异(几年前,笔者陪同左派联邦议员访华,亲历墨共精英在上海狂买毛主席像章,他们脸上洋溢的喜悦,那叫一个天真),不大可能像委内瑞拉那样政治当先毫无原则地亲近中国。需要警惕的是,即便中墨双边关系呈现一时热乎,两国互动迅速升温,甚至巨变,但在墨侨商却可能面临被“打土豪分田地”的窘境,在各自层面受到相应的冲击。毕竟,AMLO崇尚原始马列毛主义和理论上的社会主义乌托邦体系,他真要履行诺言,实现国民共产共富,让5千多万贫困人口脱贫,走上社会主义的金光大道,这银子又从何而来?资源如何重新分配?可以预见,他肯定会像川普一样实施“墨西哥优先”和“墨西哥第一”的战略,并试图彻底改变墨西哥的国际形象。为此,又会采取什么样的极端手段,出台什么样的颠覆性公共政策?他那些竞选纲领,哪些会真地付诸行动?羊毛不会出在马身上,民众尤其是企业界不可谓不胆战心惊,且选且战且观察吧。
    棋局随时在更新,选情时刻在演变。最终,不管谁当总统,谁做市长,笔者坚信,在拉美这地界,墨西哥这个民族传统温和,国家法制还算健全,同时还受到无法躲避的特殊地缘的制约,所以,美国后院,天可变,法难移。都说墨西哥有足够的理由成为世界强国,但倘若墨规不变,倘若温吞如故,又如何能够做得到呢?!笔者其实也很矛盾,想必华侨华人们也一样纠结:既期许改朝换代,盼望欣欣向荣,国泰民安的景象,更希望中墨两国关系大幅升格,却又担心随着变天而可能出现的社会动乱失控,甚至出现更可怕的委式无政府状态。
    我们期待一场有序的、合法的、循序而和平的社会革命来真正改变扶桑国运。
    侨胞们,让咱们蓄势以待、准备撸起袖子建设“有墨西哥特色的社会主义”吧!

                                       
    图片均取自网络,文中观点仅属作者个人立场。
    该文系作者原创,如需转载请说明出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更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