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鏁欑▼

墨西哥 墨西哥城 美签 旅行社

PS鏁欑▼
查看: 487|回复: 0

墨西哥大地震后,亲历最后一名被困者救援过程

[复制链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17-9-12 09:47:23 |阅读模式

墨西哥胡奇坦市电 - 墨西哥百年一遇的强震过后,胡奇坦市等南部沿海地区房屋损毁十分严重。震后第一天夜里,在手提泛光灯和手电筒的强光下,穿着连衫裤的营救人员汗流浃背,正在寻找废墟下的被困者。

强震过后,营救人员在墨西哥胡奇坦市搜救被埋在废墟中的一名警员。图片版权:Brett Gundlock/《纽约时报》

瓦砾堆上,队员们有时像考古学家一样,小心翼翼地用沾满污泥的双手一块一块移除碎石,有时也会使用挖掘机,野蛮而精准地挖开废墟,离被困者更进一步。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人被埋在了下面,生死不明。

周五,在瓦哈卡州胡奇坦市内,幸存者陆续从家中、商店、办公室废墟里被救出。整座城市的 10 万人口中,目前至少有 36 人死亡,300 多人受伤。这次地震在北方近 500 公里外的墨西哥城也有震感,截至到上周六早晨已在墨西哥南部沿岸造成了 61 人遇难,其中胡奇坦市的灾情最为严重。

墨西哥胡奇坦市的市民正在等待一名警员的消息,他在地震中被埋在了建筑物废墟下。图片版权:Brett Gundlock/《纽约时报》

上周五下午,墨西哥总统恩里克·培尼亚·涅托(Enrique Peña Nieto)前往当地视察,安抚民众。他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次地震确实破坏力巨大,但我们也相信,所有人团结起来、共同承担责任,我们的力量就会更强大。” 周五晚间,总统及其随行人员就离开了胡奇坦市。

此次地震强度超过了 1985 年的强震,当时有包括墨西哥城居民在内的 1 万人遇难。但上周四的地震震中距墨西哥城较远,受破坏最严重的地区人口稀少,所以死伤人数大幅降低。


但是已经将近一天过去了,胡奇坦市还有最后一名被困者等待救援。

营救人员正在挖掘的现场原本是市政厅大楼。过去 18 年来,36 岁的警员胡安·希门尼斯(Juan Jiménez)一直在这里值班站岗。现在,他被困在了废墟下,他原来站着的地方变成了一堆残骸。一旦找到他,胡奇坦市就可以结束搜救,开始灾后重建工作。搜救将一直持续到周五午夜,然后在周六黎明时分继续。

营救人员在市政厅大楼废墟里搜寻警员胡安·希门尼斯,上周四地震发生时,他正在这里值班。图片版权:Brett Gundlock/《纽约时报》

45 岁的谢雷扎达·戈麦斯(Scherezada Gómez)是高中老师,周五,他和另外 150 位居民一起围在黄色警戒线外,看着队员们紧张地开展搜救工作。他说道:“这将成为历史,我们有信心渡过这个难关。”

胡奇坦市政厅的废墟上,墨西哥军人在搜救间隙休息。图片版权:Brett Gundlock/《纽约时报》  

到了夜里,市镇上又热又潮湿,大部分地区仍未恢复电力,也没有自来水供应。许多居民担心还会发生余震甚至强震,纷纷从被损毁的家里拖出坐垫和床垫,直接露天打地铺。有的在人行道上,有的在操场上,还有的在公园和露天庭院里安顿下来。因为担心会有人乘乱打劫,所以多数居民都选择留在家里附近。

在胡奇坦市,家人在为 69 岁的地震遇难者安赫利纳·多明格斯·迪亚斯守夜。图片版权:Brett Gundlock/《纽约时报》

奥斯卡·克鲁斯(Oscar Cruz)、妻子诺埃米·希门尼斯(Noemí Jiménez),还有他们的 3 个孩子在停车场里找到了一处安身之所。一家人都在墨西哥长大,对地震已经习以为常,但据他们说,周四的强震还是第一次遇到。“就好像有人把我们被放进了搅拌器,然后把开关开到了最大。”诺埃米·希门尼斯回忆道。他们家的房屋全被毁了,预计要花 2 年时间才能完成重建。丈夫克鲁斯说:“从这次灾难中恢复过来会很困难,而且一步一步要花很长时间。”

胡奇坦市的一家人睡在被地震摧毁的家门口。图片版权:Brett Gundlock/《纽约时报》

到了深夜,救援小组仍在努力挖掘。小组成员中有海军陆战队员,也有联邦警官、救灾专家,他们的连衫裤上粘满了灰色的混凝土碎渣。围观人群中,被困者的妻子和 3 个儿子也在其列,他们被一群家属包围着,从早上 6 点开始就没走开过。

其他居民也静静地值守在一旁。保持安静非常关键,因为只有这样,训练有素的救援人员才能听清废墟里传来的声音。失踪警官的姐妹罗莎·希门尼斯(Rosa Jiménez)轻声说道:“我们快绝望了。但愿有奇迹发生,能把他救出来。上帝保佑让奇迹发生,希望他能生还。”

胡奇坦市的居民维克托·桑切斯看着自己在地震中被毁的家。图片版权:Brett Gundlock/《纽约时报》

一名救援人员一度倚靠在废墟上喊道:“有人还活着吗?请弄出点声响,我们马上来救你了,我们马上来救你了。”但是没有人回答。

有时候,救援人员会钻进碎石堆上的空洞里,先把头伸进去,然后再是身体,可过了一会儿回来时,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周五晚间,有一名队员从废墟里拉出了一件黑色 T 恤,递给希门尼斯的几个儿子辨认。“这是你爸爸的 T 恤吗?”他问道。孩子们回答说是的,这名队员就把 T 恤给了他们。

后来,又有队员从残骸里找到一顶黑色棒球帽,孩子们认出这也是爸爸的。参与救援的国家警察部队长官伊斯雷尔·庞塞(Israel Ponce)把帽子戴在了被困者最小的儿子、12 岁的威廉(Wilhem)头上。庞塞想尽可能显得乐观,好让孩子们的情绪振作一些,于是他夸道:“你戴了这顶帽子看起来很帅。”威廉勉强笑了笑,他也想显得振作一些,但却不怎么成功。他抬头看着庞塞,问了他一个问题。

“可是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爸爸还好吗?”庞塞不置可否,只是保证队员们会继续寻找孩子的父亲。然而到了周六下午,威廉的问题就有了答案。

周六,胡安·希门尼斯的尸体从胡奇坦市政厅大楼的废墟中被挖掘出后,家人们正在安慰他的妻子伊尔玛·洛佩斯·桑切斯(中)。图片版权:Brett Gundlock/《纽约时报》

周六整个上午,几百名居民都聚集在搜救现场,看着队员们展开搜救。不过,包括威廉在内,被困警官希门尼斯最小的两个儿子都和母亲一起留在了家里,因为他们周五一天都在那里。突然,失踪警员的家属得到了消息,说希门尼斯已经找到了。一群人冲向前去,不过被警察们拦住了。希门尼斯死了,胡奇坦市的死亡人数上升至了 37 人,全国的死亡人数则达到了 62 人。

胡奇坦市有许多房屋和建筑物都在地震中被损毁。图片版权:Brett Gundlock/《纽约时报》

搜救人员把希门尼斯的尸体从废墟中挖出来时,他的三个亲人瘫倒在了地上,悲痛地呜咽着。他最大的儿子、14 岁的维克托·曼努埃尔(Victor Manuel)冲向了警戒线,但在中途被人拦下。救援人员把尸体用布包好,抬到一辆警车的后面,把它送到验尸官那儿去做尸检。

家属们又呆了几分钟,互相拥抱着,很多居民也哭了,一起围在他们周围。接着人们开始往希门尼斯家走去,准备把消息告诉他的妻子和两个最小的儿子。


翻译 熊猫译社 智竑

题图来自 视觉中国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商家名片

  • 江南餐厅/Gang Nam
    江南餐厅/Gang Nam
    地址:NICOLAS SAN JUAN 442 , NARVARTE PONIENTE, BENITO
    电话: (+52) 5556380175
    营业时间: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更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